首页 > 历史军事 > 轻熟 > 第435章 瞒着她

第435章 瞒着她(1/2)

目录

邓岩接到程桥北电话,让他立刻到医院还要瞒着其他人,可把他吓坏了。

见面才知道发生的事,真替他捏把汗。

原来,昨晚程桥北用仅存的理智判断,既然黄元伟给他下料,肯定是等着他回房间,指不定他的房间里准备了什么惊喜。

所以程桥北舍近求远,去了白泽的房间。

在这艘游轮上,他只有白泽能信任了。

听到有人开他房间的门,白泽去门口看情况,一开门,结果程桥北一头就栽他身上了。

白泽听到程桥北含糊不清的说:“……快关门。”

闻言,白泽赶紧把门关上,看他情况不对劲,“你怎么搞的?”

程桥北没解释,“扶我去卫生间。”

白泽把人扶进去,程桥北抱着马桶又呕又吐。

这不像喝醉了,而且他吐的味道也不对。

白泽在海外呆过,瞬间明白他身上发生什么事了。

但白泽不清楚程桥北是自愿还是被迫,看他的反应,应该是没沾过这些东西的。

一切,等他熬过今晚再说。

程桥北熬过了地狱般的一夜,天快亮了,才恢复神志。

将发生的事告诉白泽,让白泽去包厢把茶具保存好,他在包厢里只喝过茶,等邮轮靠港他要让黄元伟付出代价。

只是没想到,黄元伟还干了其他非法的事。

他这种人,自作孽不可活。

在警方提取完他身上的物证后,程桥北前往医院。

尽管胃里的东西都吐干净了,可他还是觉得不舒服,让医生帮他洗胃,又检查了身体,暂时还看不出对身体产生的影响,医生让他回去再观察两天,有任何不适立刻来医院就医。

因没碰过违禁品,程桥北在误服后出现严重的生理不适,那一夜,要没有白泽,他真不知道要怎么熬过去。

出海这夜发生的事,他叮嘱金律师和邓岩不要告诉他老婆。

程桥北一夜未归,陈宁溪第二天一早给他发消息,过了两个多小时才收到他刚睡醒的回复。

陈宁溪早上忙着收拾上班,到单位又开始忙碌,临近中午才再次拨打程桥北的电话。

此时,程桥北刚做完胃镜,又因为昨晚折腾的厉害,说话有气无力的。

“在公司了?”陈宁溪问。

程桥北说:“是啊。”

“你怎么了?听着好像不舒服。”陈宁溪担忧道。

程桥北苦笑下,“没有,刚跟一个采购商讨价还价,有点累。”

“这样啊,”陈宁溪稍稍放心,“累了你休息会儿,生意嘛,和气生财。”

程桥北:“知道了,老婆,我们要开会,等我忙完了给你打电话。”

“别打了,你忙你的,等晚上回去再说。”

“好,我去忙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程桥北挂了电话,将手机交给邓岩,许是因为违禁品还有少量残留在体内,程桥北在接触到刺目的阳光后头一阵眩晕。

邓岩扶住他,“程哥,你还是先坐会儿吧。”

程桥北靠着医院走廊的长椅坐下,头向后昂着,手搭在眼睛上闭目小歇。

他口渴,但医院叮嘱,做完胃镜3-4小时内不宜喝水。

程桥北缓过些精神,起身说:“走吧。”

邓岩担心他,“程哥,再休息会儿,不急的。”

程桥北摆摆手,“没事,走吧。”

上车后,程桥北让邓岩送他去公司。

程桥北提着一口气,阔步走进公司。

魏莱只听邓岩说,程桥北去见个重要客户,她拿着需要签字的文件去找他,被邓岩拦住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返回顶部